那年,那些馍馍片

日期:2020-02-25 22:33: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82

那年,那些馍馍片(图1)

文 山西 张月玲

小时候,我们家很穷,晚上照明点的煤油灯,也买不起一个十几块钱的小闹钟。

那年我小学二年级,我们还是一天“三放学”天不亮就去学校晨跑,早自习,上两节课,完了再回家吃早饭。如果睡过头迟到了老师就要罚站,来不及上早操的同学排成一排站到教室外面,红着脸,低着头,不时地偷窥着来往的人群,晨跑回来的同学气喘吁吁风光满面,像一群凯旋而归的勇士,脸上的笑容灿烂而自豪。

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在人脸上,晃得睁不开眼,校园里的学生越来越多,这一排迟到的人越发的无地自容,而我,经常就是其中一个,起床后急匆匆赶到学校,也来不及梳洗,衣裳褴褛蓬头垢面,不争气的肚子还饿的咕咕乱叫。”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月亮从来就是古今文人骚客的宠儿,被争相吟咏留下无数千古佳句,儿时的我却最怕月圆之夜。

某个黎明,母亲撩起窗帘盯着月亮看,嘴里念叨着初一初二灯挂挂,初三初四月牙牙···十七十八人定月黑,哎,这究竟是几点了?母亲穿衣下炕走出院子盯着天空看上半天,回来便火急火燎的喊我起床:十九二十,月亮上来睡着,看月明爷爷位置,估摸着时分不早了,赶紧起,别再迟到了···,我急急的穿衣,母亲抓了一个烤红薯塞在我书包里,拉着我出门。

冬日的凌晨,街上安静的落根针在地下都能听见,猫头鹰一声一声的鸣叫,月色如水,幻如白昼,犬吠声声远远近近,点缀着这苍凉的白,越发的清冷。我低头看看缓缓向前移动的两个影子胆战心惊,总觉得后面有人,妈妈也是天生的胆小,一路上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每天早起她把我送到同学家门口,喊人家起床,等到同学出来了看着我们一起上学她再回家。

“小红,小红,起来没有···”我一边喊,一边盯着同学家的窗户看,盼着屋里的灯亮起来,我就不用再喊了。

“回去吧,这才三点多···”小红妈妈不耐烦的隔着窗户喊了一声,拉灭了灯,她家窗户恢复了原状,我无奈地看看母亲。

“哎,又起的失迷啦,等明年收倒秋说成甚也得买个闹钟”

娘俩原路关门,点灯,继续睡还是等天明?这么来回一折腾也就四点多了,我脱下厚厚的棉袄坐在暖炕头,沙鏊里的馍馍片烤的焦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儿,我小心翼翼的拿起来一片闻闻,翻过来放在原地。

“想吃咧?”妈妈问。

“没有,灶火起来了,我怕糊了”

我拿起旁边的一块烤红薯啃了起来。妈妈看了一眼干馍馍,拿出来一个油茶坨子,在案板上用刀切了一块,碾碎了放在碗里用凉水调匀,把暖壶里的水倒在一个碗口大的铝锅里坐在火上烧开,调好的油茶糊糊倒进去,锅里的水马上变得均匀而粘稠,咕嘟咕嘟冒着小泡儿,起锅,洒葱花。妈妈把小锅端到我跟前,又掰几块干馍馍进去,勺子一搅香味四溢,我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实在禁不住美味的诱惑。

油茶干馍馍真的是绝配,假如馍馍片浸水,马上软的一塌糊涂,遇上油茶可就不一样了,浓度高了,水分一时半会沁不到馍馍里层,把馍馍表层浸润,嚼着不会太干,还可以保留其酥香,一口下去,顿时感觉舌头交了好运,柔中带脆,唇齿留香;舀起第二勺,也许干馍馍经不住油茶的热情似火,已经完全被俘虏,变得小鸟依人般听话,一块块温润如玉,乖乖地在雪白的葱花间列队待命,而后被依次进嘴里;第三勺开始,馍馍片已经把油茶吸收的饱满,入口即化,缠缠绵绵。

“慢点吃,小心烧嘴”妈妈慈爱地看着我。

吃完了,估摸着天也快亮了,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窗外的月亮依然没有下班的意思,再等等,就该上学走了,虽然少睡了一觉,起码今天不用迟到,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晨跑,不用丢人败兴的站到教室外面,这是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还吃了一大碗油茶泡干馍馍,身上暖暖的,胃里暖暖的,一直暖到心坎里。

油茶性温,最适合寒冷的冬天食用。把高粱面,小麦面等杂粮面粉在铁锅里炒香,羊油或者牛骨髓油融化烧开,用花椒八角葱姜爆香捞出,倒进去炒好的面继续翻炒,加调料,出锅冷却,随吃随调,用大开的水冲泡,或者凉开水调匀倒在开水锅里稍煮一下下起锅,口感更佳,这就是平遥地方美食--油茶;还可以做成甜味,放干果枸杞红枣等做成养生暖胃的甜茶,当然这是后话。那个年代物资匮乏,油茶没这么好的待遇,平遥盛产高粱,农家小院里基本都养着几只羊,年末杀羊,羊油高粱面便是油茶的主料。

童年记忆中的一日三餐都是粗粮,有时候我们家的中午饭是“二粉面擦圪蚪”粉坊里将山药蛋粉碎取其精华,出来雪白的淀粉就是粉条的原料,土豆碎二次沉淀以后,缸底留有那种土黄色的淀粉,挖出来掺高粱面,可以做成面食,父辈都是做粉条的工匠,我们家经常吃这种面,煮上干白菜,擦成擦圪蚪,虽然也有点土豆淀粉特性,吃起来滑滑溜溜,就是很难消化,还有点酸味。

平时母亲把省下来的一点白面,掺一些白玉米面做成馒头,切成片片焙干,让我们当零食吃,两个弟弟还小,我吧,家里老大又身强力壮,就属于那种捡漏收拾残局的人吃,一般吃不上干馍馍。白面加了玉米面后,面粉精度小了,烤了的干馍馍一捏就碎,也淡化了小麦面的香味,但是比起那一不高兴就发黑的“二粉面擦圪蚪”还是好吃的多,起码颜值比其好看。

那年,那些馍馍片(图2)

二弟调皮,被体育老师一脚踢断了锁骨,开始他还强忍着不哭,同学们把他送到老婆婆家按摩,活生生的把断了的骨头揉错位了,我和爸爸轮流骑着自行车把他送到介休一个叫北辛武的骨科医院治疗,两个大夫一人拉着二弟一边的肩膀把断骨复位,又瘦又小的二弟看起来那么可怜,我也哭的稀里哗啦。送了弟弟回来,我看见妈妈正一边流泪一边蒸馒头,院里已经晒了很多,她知道爸爸节俭,怕住院期间饿着二弟,后来四处打听也没找到一个去介休的人。我家老鼠多,又不舍得三两天吃完,妈妈就把这些馍馍片又晒了一遍挂在房梁上,每天踩上凳子取下来一两片给我解馋,她自己还是每天管饱吃那二粉面擦圪蚪,这些干馍馍一直放到二弟出院,妈妈从房梁上取下来,在鏊子上面全部重新焙了一遍,和新的一样酥脆,每天给二弟冲两个鸡蛋泡上干馍馍。

筋骨疼痛一百天,谁知道他经历了多大的痛楚才过了这一关。后来很多年,二弟说起他一般打对不去医院看病,每次见了穿白大褂的就会全身发抖,只是一直还想吃妈妈焙的干馍馍。

经历了多年的夜半三更盼天明,家里终于有了一个小闹钟可以准时喊我起床,不用操心那半夜鸡叫,妈妈也不用一趟一趟出去观察月明爷。再后来教育改革,农村小孩也和那城里人一样,吃了早饭再去上学,着实嘚瑟了几年,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个懒觉,油茶干馍馍依然是我的最爱。

那年,那些馍馍片(图3)

随着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街头巷尾再也没有人因为“今天晌午吃的白面切疙瘩”而炫富,谁家也能吃得起一顿白面饭。

生活好了,不用再吃二粉面,小麦面被做成各种花样丰富着人们的餐桌,干馍馍却在我家神一样的存在。

咱家祖辈农民,父亲墨守成规一辈子,始终钟情于那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偶尔做点小买卖,也是属于被改革开放大潮的浪头甩了二里地的那类人。大弟弟考上了平遥中学,为了节约伙食费,母亲每个星期五就会开始张罗着蒸馍馍,说是馍馍,已经被她改造的成了省事版,发好的面放碱揉好,做成比擀面杖粗点的胚子,上笼蒸熟,出锅以后变得白白胖胖,妈妈说这种长馍馍切片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有皮皮边边,我想她还是图省事吧,毕竟家里杂事太多,她也不是什么精细人。有好几回我回了家看见伸手不见五指,屋子里蒸汽缭绕,母亲忙活着蒸馒头。长馍馍经过一天一夜的冷却,星期六连切带焙,烤好的馍馍片再放在院里晒,得保证没有水分才不会发霉。星期天,弟弟把这些干馍馍装在面袋子里扛到学校,至今为止,我还从未再次看到过用五十斤面的袋子装馍馍片的人,舍弟如是!

周而复始,弟弟扛着一袋一袋的干馍馍往返于平遥中学和我们村,结束了他三年的高中生活。

爸爸骑着自行车跑了好几个村,找到工地上干活的弟弟,把大学录取书放在他手里,告知宁固中学让去照相要贴光荣板。

每年暑假弟弟都会跟着我们村的师傅去当土工,挣够下学期的学费,他被爸爸带回家走进院子的那一刻,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他的模样:穿着一件脏兮兮的二股筋背心,光着脚板,裤腿挽着几圈到了小腿肚,一张清瘦的脸被太阳晒得黑黄,显得无比憔悴,十几岁的弟弟像四十五十岁的老农,他拿着书看了一眼,平静地说了句:“再也不用吃干馍馍了···”

此刻,泪眼婆娑,想起那些干馍馍啊,我的年少时光,我的亲人,还有一去不复返的岁月。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当年留恋干馍馍的我和吃伤干馍馍的弟弟,已经多年未曾见面。

那一年大弟从上海回来,我正在左权采风,赶回家时看到厨房桌子上放的馍馍片被他吃完了。

“还别说,这干馍馍真的好吃,家的味道”弟弟把一块留在盘子里的小碎片放在嘴里,意犹未尽。

住了几天弟弟要返程,我蒸了一大笼馒头,长长的,切片烘焙,给他全部打包带走。

“不会用智能手机,眼也花了,能看清你,咋也注意身体哇,多穿点,不要凉了,成林(弟弟)把吃的都带回来啦,他在路上没舍得吃,都给了我们啦···”声音没变,只是震得我耳膜受不了,只好把手机放远些,都说耳背的人嗓门大,老担心别人听不见。

十多岁的侄子挤进镜头,和他爸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多了几分精明:“大姑做的面包真好吃,还有馍馍片更好吃,牛肉味的,又香又脆,好吃的都停不下来,··”

盯着这张稚嫩的脸,无语凝噎,在我心里这张脸应该是他的父亲,大弟弟还在忙着收集香烟盒子;二弟弟丢了琉璃蛋在院里大哭;两兄弟拍元宝的画面好似就在昨天,谁知转眼之间已是经年,头发白了,腿脚也没那么灵便了。闭上眼睛,姐弟们打打闹闹的场面一直在面前晃。想念啊,月光照耀下那清冷的早晨,我的童年往事。

从年少懵懂到苍苍白发,我们经历了岁月沧桑,春花秋实四季更替,无数的故事淡出了记忆,有多少风景多少人退出了视线。或许,就有那么一天,不经意间某种食品碰撞舌尖,轻触味蕾也触动了泪点,品尝到的何止是美味,还有那浓浓的思念之情···

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夜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馍馍

馒头,又称之为馍、馍馍(在山西方言、陕西西府方言、闽方言,河南、江苏北部、安徽北部、山东中、西部有此称呼,馍字是后造字,有人认为馍字来源于馒字在早先晋语的读音。关中、中原等地称之为馍),中国汉族传统面食之一,一种用面粉发酵蒸成的食品,形圆而隆起。本有馅,后称无馅的为馒头,有馅的为包子。通常人们选择馒头来作为主食。馒头把面粉加水、糖等调匀,发酵后蒸熟而成的食品,成品外形为半球形或长条。在江南地区,在制作时加入肉、菜、豆蓉等馅料的此类面食都通通叫做馒头,而无馅的馒头叫白馒头。味道可口松软,营养丰富,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主食之一。中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口味不同,作法各异,由此发展出了各式各样的馒头,如白面馒头,玉米面馒头、菜馒头、肉馒头、生煎馒头、油炸馒头,全麦馒头,叫法也不尽相同。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突发,不知道大家期待莫雷的神交易吗,若是被买断完全可以加盟火箭队

突发,不知道大家期待莫雷的神交易吗,若是被买断完全可以加盟火箭队

火箭队新赛季得到威少后,虽然整体实力有所提升,不过他们的球队

炫腹明星,像画出来的,C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贝克汉姆,上了年纪的他腹肌已经成了一块

炫腹明星,像画出来的,C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贝克汉姆,上了年纪的他腹肌已经成了一块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内容是“炫腹”体育明星:詹皇像画的,C罗像雕

资料,米兰3连平,继续在几大豪门身后跟跑

资料,米兰3连平,继续在几大豪门身后跟跑

开局平稳的AC米兰在上半个赛季的后半段表现依然稳定,虽然客场

小罗有多强,能把生活过成这样的

小罗有多强,能把生活过成这样的

按照常理来说,全世界的球迷看到曾经叱咤风云的顶级球星如今以一

皮尔洛,他表示西多夫是自己搭档过的最强中场,他就是强大的BUG般的存在

皮尔洛,他表示西多夫是自己搭档过的最强中场,他就是强大的BUG般的存在

皮尔洛是世界足坛的中场,曾经效力过意甲的三支豪门球队—国米、

美国确诊了27.5万人世界第一的情况下,手写了一封致敬和感谢信,致敬亲爱的中国英雄们

美国确诊了27.5万人世界第一的情况下,手写了一封致敬和感谢信,致敬亲爱的中国英雄们

北京时间4月4日,今日中国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哀悼日,4月4日全

国乒分两地,一起进行默哀,尤其是秦志戬白发很是显眼

国乒分两地,一起进行默哀,尤其是秦志戬白发很是显眼

4月4日清明节,上午十点,国乒全体成员在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

球员们乐意考虑的降薪起伏为8%至10%,但他们没有完全赞同西甲官方的提议

球员们乐意考虑的降薪起伏为8%至10%,但他们没有完全赞同西甲官方的提议

媒体4月4日报道 本周西甲工作联盟和西班牙工作球员协会举办商

博格巴有望加盟国米或大巴黎。

博格巴有望加盟国米或大巴黎。

但是就算是在足球运动员互换的候选人上,她们一样要应对难点。最

无比荣耀,中国女排最大竞争对手陷入绝境,中国智慧与担当无与伦比

无比荣耀,中国女排最大竞争对手陷入绝境,中国智慧与担当无与伦比

近日,中国女排最大竞争对手陷入绝境,对外宣称将会退出今年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