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祥叔家的喜事(三)

日期:2020-02-25 22:26: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24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1)

黄狗跟着本家大叔学木匠,三年满师自已开始接事做,一天到晚敲敲打打,自已也能挣钱。水祥叔跟苦花嫂又承包了一口池塘养,从早忙到晚。

苦花嫂两个女儿,大的叫大娥,十九岁,小的叫小娥,十八岁。乡村水土能养人,水灵灵地出落成俊俏的大姑娘。两个姑娘也勤快,农村人不知道偷懒,不是打猪食就是割鱼草,帮着家里做事。

两家并成一家过,上下一条心,越过越红火。水祥叔帮着黄狗翻盖了一栋三间的大瓦房。自家两个儿子,种地养殖样样都是一把手,不需要他担心,各自都生了一个孙儿,分了家各过各。苦花嫂帮着一起带孙儿,水祥叔一天到晚乐呵呵,越活越觉得年轻。村里人都夸水祥叔有福气,子孙满堂。

这其间乡村也起了大变化,家家都翻盖了大瓦房,农村面貌是焕然一新,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日子过的轻松,水祥叔又坐不住了。早些时候他担菜到县城卖,看到县城商店里摆满了电视机,有几台还在播放节目,唱歌跳舞好不热闹。尤其是播农业节目,教你种菜养殖,水祥叔站在那儿,脚就象生了根一般舍不得动。时间久了水祥叔就寻思买一台回去放。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2)

水祥叔把想法跟苦花嫂讲,苦花嫂什么事情都听水祥叔的,当然由他去了。水祥叔爬进谷仓里拨拉了一阵子,掏出一个小土罐来。抱着土罐回到厢房里打开,从里面掏出一沓纸钞,有十元,有五元,有一元的,皱巴巴的拿在手上,应该有四百来块钱吧。这是上个月卖包菜积攒的,水祥叔怕招贼,把这沓钱塞到土罐里,尔后藏到谷仓里面。

水祥叔把皱巴巴的纸钱理平,包到手帕里卷好。藏到贴身的口袋里面,拍了拍口袋,跳了几跳,看看地下没掉钱,这才放心地推着他那辆木制的独轮车,去县城里买电视机。

电视买回来,水祥叔忙坏了。又是拉线接排插,又是上屋顶竖天线。以前生产队的时候,水祥叔就负责过机米厂,掏鼓一下机器电线之类的自然不在话下,这些都难不到水祥叔。去年村里拉线通电的时候,那些拉线工还到他家里请教呢。

水祥叔把电视机放在厅堂的阁椅桌上,阁椅桌是用来放父母遗像用的,三时三节点香放祭品,现在又多了一项功能,用来当电视柜。水祥叔把电视机通上电调好台,电视机里咿哩哇啦的出现各种画面,虽然有象雪花一样的小白点,时不时的把人盖住,但是苦花嫂还是乐的哈哈笑,唉哟喂嘞,乡下人坐在家里也可以看啰。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3)

天刚黑下来,茂财和松壳各自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到老屋来看电视,他们也是听大娥小娥讲的,才知道父亲家里买了电视机。水祥叔和苦花嫂赶忙接过二个大孙儿,一人抱一个。厅堂里排起了一排排的櫈子,伊然象个院。

水祥叔和苦花嫂抱着大孙子坐前面,其他人依次坐好,还有几个隔壁老邻居,和村里的一些小孩子,把个厅堂挤的满满的。水祥叔和苦花嫂乐呵呵的,家里难得有这么多人,多热闹多风光。电视里正在播《霍元甲》那些小孩子也跟着“哄哄哈哈”地闹成一团。

热闹了几天水祥叔感觉有点烦,他没想到的是更烦的还在后面。

那年月农村买电视机的,可以说是缪缪无几,乡村文化生活又匮乏,大家听说水祥叔家买了电视机,一到夜里是里三层外三层,甚至包括邻村的小孩都跑过来,弄得水祥叔不堪其扰,门都出不去也进不来,把个櫈子也踩破了,桌子也弄翻了,甚至放在门口腌萝卜的缸也打破了。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4)

水祥叔没办法,电视也不敢开,别人上门就说电视机坏了。等到天黑再关上门,象个做贼的一样,躲在里面偷偷看。

过了几天水祥叔发现,大家好象都在故意疏远他,在背后指桑骂槐地叼他。水祥叔是个心气高的人,拉不下这张老脸,只有再度打开门由他们去闹。好在这种局面只持续了一年半载,后来村里又多了几台电视机,水祥叔家才慢慢地安静下来。

要说电视给水祥叔家带来了烦恼,可也带来了惊喜。米英的妹妹米红,因为姐姐的公公家买了电视,夜里经常会来看电视。大家都是亲戚,招待的也是妥妥的,时间一久,竞然和苦花嫂的儿子“黄狗”产生了感情。黄狗是个手艺人,在乡下会门手艺就相当于城里的,铁饭碗,旱涝保收。米红的爹娘自然乐意,成就了一桩好姻缘。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5)

时间推进到八十年代未期,当时海峡两岸己开放探亲,全国各地陆陆续续也有台胞回大陆探亲的报导。水祥叔有个大哥叫德祥,在解放前被溃败的军队抓了壮丁。那年水祥叔只有十三岁。

水祥叔还清晰记得那年,大哥德祥被抓走后,父母伤心欲绝的样子。后来解放军来了,二哥润祥报名参了军,随大军打到福建沿海。再后来战争爆发,二哥润祥又参加了志愿军。

抗美援朝胜利后,二哥润祥因为没有文化,大字不识一个,只有解甲归田回到家乡。农村苦娃子,感恩党让穷苦人翻身做了主人,隐藏功名,回乡安心务农。

大哥德祥抓走后,一直袅无音信,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那些年政治运动不断,又怕惹个里通外国的罪名,也就没敢再提这档事。父母过世的时候,一直念念不忘,弥留之时,嘴里喊着徳祥的名字。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6)

有一年,邻乡有个回乡探亲台胞,寻到水祥叔家,告诉他们德祥还在世。现在居住在台北,在军队担任高官。台湾方面有规定,在职军队人员不允许回大陆探亲。

德祥托这位回大陆的台胞,帮忙寻找故乡亲人。如果找到了就让他告诉大陆的亲人,自已在台湾已成家,娶了个本土高山族女孩做太太,生了两个孩子,一旦寻到机会再返乡团聚。

水祥、润祥两兄弟通过这位台胞,才知道兄弟还在人世间。往事不堪回首,藏在心里的伤痛再次被揭开。水祥、润祥两兄弟,通过书信跟台湾的大哥建立起联系。在台北的德祥知道大陆生活苦,经常寄些美金过来,帮衬大陆的二个弟弟。

一时之间,水祥叔风光无限,要知道当年有个台胞,就相当于抱了个金娃娃,何况水祥叔的大哥还是高官,就连乡里的领导对水祥叔 都高看一眼。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7)

到了一九八九年,两岸开放三通。有一天水祥叔接到县里,大哥德祥要回家探亲。德祥回来那天,村子里开来二辆桑塔纳小车。这在当年可是件稀罕事,大家都露出羡慕的目光。小车一辆坐着德祥一家,一辆是县里领导。

德祥下了车,跟着太太,还有两个男孩也下了车。润祥和水祥迎了上去,三兄弟对视了几分钟。岁月这把刀,刀刀催人老。四十年了,记忆里兄弟的模样都已经模糊。迟疑片刻,尔后三兄弟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观者无不动容。政治潮弄人啊,两岸对峙,造成多少家庭悲欢离合。

随后马不停蹄,一行人径直到父母坟上祭奠。德祥长跪不起,一遍遍的喊着爹娘,多少个日日夜夜思念的亲人,现在化身一钵泥土长眠青山,又是一番催人泪下的动容场景。

祭奠回来,德祥推辞掉县的接待,让他们先回去。他要住在兄弟家,要趁难得的假期好好感受,好好回味这个生他养他,又让他牵挂四十年的小村庄。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8)

德祥住在润祥家,润祥家条件差点,还是父母留下的破败老屋。德祥这里瞧瞧,那里摸摸,尽情寻找记忆中的印象。德祥的太太和两个儿子住不习惯,大陆的落后让她们感觉不可思异,这些在台北大城市生活的人,哪里能体会得到,德祥对家乡那种刻骨的情感。

润祥和德祥两兄弟感叹,真是命运作弄人。兄弟两人,一个在,一个在。两人都有不同的政治理念,就好象电视剧里的剧本一样。此刻兄弟俩闭口不谈政治,只叙亲情。

第二天起来,喝过家乡的米粥和小菜,润祥和水祥又陪大哥德祥在村子里转转。当走到祠堂的时候,祠堂在当年破四旧已经被,现在改成了养牛的牛栏。德祥看着不停的叹息。

又寻找当年村口的那株大樟树,水祥告诉他,那株樟树在大家建房的时候,被村里砍倒卖掉了。德祥摇摇头感叹的说,他就是在那株樟树下被抓了壮丁,多少年来,梦里都是村口的那株大樟树。

水祥叔家的喜事(三)(图9)

假期是短暂的。接下来德祥又弄了几桌酒席,宴请村里七十岁以上老人,这些老人都是他儿时的伙伴,大家又是一番感叹。德祥又拿出一笔钱给润祥建新房,同族近亲按辈份大小,这个几千,那个几百包个红包。

分别那天,兄弟三个再度相拥痛哭。德祥拥着二个弟弟含着泪说,这次分别也不知能否再相见。

正如德祥所讲,因为军职这一敏感身份,德祥再也没有回过大陆,最后客死在台湾。两个孩子也受蛊惑,还停留在大陆吃不起茶叶蛋的思维里,跟大陆亲人断了联系。

末完待续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印度疫情爆发高峰期时,看阿三执法吃不吃惊,将会有10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

印度疫情爆发高峰期时,看阿三执法吃不吃惊,将会有10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

不能不知道AID:zda如果感染人数剧增,印度的医疗必将很快

一边是疫情的爆发,面对印度国内的双重危机,印度一致存在毛派游击队

一边是疫情的爆发,面对印度国内的双重危机,印度一致存在毛派游击队

印度一致是人们眼中的一个神奇的国度。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在印度的

大家可能会想下水道怎么可能住人呢,每天只有三美元,美国人,居住也不成问题

大家可能会想下水道怎么可能住人呢,每天只有三美元,美国人,居住也不成问题

我们在看一些美妆博主或者口红博主推荐美妆产品或者口红时,经常

文明祭祀,同心防疫,万物皆清明

文明祭祀,同心防疫,万物皆清明

郑报全媒体记者 王赛华 通讯员 陈冠名一朝春雨过、万物皆清明

武汉沿江大道,市民点亮蜡烛

武汉沿江大道,市民点亮蜡烛

夜晚,汉口江滩一元路广场旁,市民点亮蜡烛,留下寄语。新京报讯

绝对是顶级馄饨的终结者,却成为了连外地游客都会说的经典对白,当你吃下去的时候

绝对是顶级馄饨的终结者,却成为了连外地游客都会说的经典对白,当你吃下去的时候

在中国,小小的一碗馄饨,大约在许多人的心目中都有着独特的地位

降半旗,重庆深切悼念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今天有11万多人前往现场祭扫

降半旗,重庆深切悼念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今天有11万多人前往现场祭扫

志哀 重庆深切悼念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4月4日10时,重

倒入炸好的苹果,快来试试吧,酸酸甜甜真好吃

倒入炸好的苹果,快来试试吧,酸酸甜甜真好吃

拔丝苹果1、将苹果洗净,去皮、心,切成3 厘米见方的块。鸡蛋

这个实验的前半部虽然疯狂,戴口罩只是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

这个实验的前半部虽然疯狂,戴口罩只是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

对待新冠肺炎,如果以中日韩为代表的国家的正确选择是公共场合佩

张小姐在出租车上晕倒,水印的文字

张小姐在出租车上晕倒,水印的文字

华龙网,“杨师傅,太感谢你了,要不我一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