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没有错,只是我们相见恨晚了些......

日期:2020-02-25 22:25: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60

人生如戏,一点没错。导演是天,主演是自己。很多事都不由已。

当木木来到我的工作室,精致的五官, 长头发,指甲涂着奶奶灰,身材妖娆,穿着一身素色长裙。

我给她倒了一杯美式咖啡,她端起咖啡抿了抿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美式加半糖”

“因为每一位到我这边的女人,生活基本都是苦加甜”

16岁那年,木木因为成绩优秀,老师带她到市区参加比赛,就在比赛前,被老师强行发生了关系。这是她心底的秘密,从来没人知道。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变的胆小,不愿去学校,不愿意学习。被父母打的遍体鳞伤也不愿意踏入学校,无奈之下,父母给她休学了。后来便跟着邻居家比较年长的姐姐出去打工了。

在外打工的前2年,她一直都是默默无闻,从来不出去玩,也不跟男孩子说话。也不化妆,每一天都是清水洗脸,涂点香香,就去工作了。她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休息日的时候,她能看上一整天的书。

直到19岁,有一次发高烧,晕倒在宿舍。组长张维抱着她去医院,在医院张维一直守护着她,她第一次有脸红的感觉。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这个比她大4岁的男人,张维也开始慢慢的靠近这个腼腆的菇凉,事态发展的没有那么多的阻碍,他们相互恋爱了。张维带她出去玩,第一次去KTV,第一次去溜冰,第一次喝酒......可能是年纪太轻,木木把一切都想的太美好,她以为张维就是自己共度一生的人,但木木怎么也没想到,相处半年,男友提出分手时的理由却是“我以为你很清纯,原来你不是啊”

“现在想想,怎么会那么容易感动了,而且他长得真不好看”这算是木木轻描淡写了这段感情的结论吧。

一次恋爱,木木学会了喝酒,学会了谈吐。她不再是那个只涂香香的人,她慢慢的和其她小姑娘一样,开始浓妆淡抹,开始网吧包夜,开始接受那些无厘头的玩笑。但她在后来的几年没有再谈过恋爱。

23岁她辞去工作,回到家乡。她把赚回来的钱,一部分给了父母,一部分自己留着做点生意。后来她在县城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不是很好,但她一直都在努力。做生意总归要认识点朋友,每一次的饭局就是比酒量,好在酒量不是很差。来来去去也认识了不少朋友,但她知道,朋友甚多,真正的朋友却几乎没有。

一次朋友生日的饭局,她遇到了凌林。其实她和凌林很早就认识了,只是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孩子。也许凌林没有认出她,所以在饭局上也没有太多的交集。饭局结束后,大家也是各自回去了。

老天真是个情节多的导演,某一天,木木关了店门,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行人匆匆而过,灯火万家。心里甚是感慨一种缺失,却不知道想要什么。

正当感慨万千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上车我送你回去”说话的是凌林。

木木见到凌林稍微惊讶了一下

“不了,谢谢”

“你是在等男朋友吗?不方便?”

“不是,我在嘉园小区,靠的的近,而且我们不顺路”

“上来吧,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外不安全”凌林说着将副驾驶上的东西给收拾了。

木木选择做后座位,上车后两个人稍微有点尴尬。

“我看你很面熟,上次吃饭的时候就这么认为,但就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凌林一脸疑惑的打开了话题。

“哦,有可能我是大众脸吧”木木不想有太多的交集,毕竟她认为,凌林是以琴的男朋友出现在饭局的。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寂中,木木好奇的问了一句“刚刚在路上,你知道是我吗?就停下车”

“嗯,我其实是往返的方向,看到你,就调头的”凌林倒也实话实说。

这算是一场偶遇吧,也许因为木木知道他的事多一点,所以木木也就没有过多说太多。但自从那一次偶遇后,似乎隔段时间就会遇到凌林,后来木木干脆就改了回家的路线。

木木因为酒量好,朋友慢慢的多了很多,名声也就出去了。有好的,有坏的,有夸大其词,有天地区别的。生意也慢慢的有了起色。她的生活基本就是应酬喝酒,开店挣钱,每一天就是这样。她的穿衣风格也许因为自己开服装店的原因,所以比较时尚,老人的说法就是前卫。应酬喝酒,衣着前卫,这也给她增加了一个头衔,陪酒女郎。

这个头衔让她差点做了牢,其实她从来不认识什么酒吧或是KTV的老板,只不过经常的和姐妹去唱歌,也就成了熟客。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熟客变成了员工。人啊,都是不能太招摇了。

有一次在KTV唱歌,遇到朋友小建,小建到木木这边包厢聊了一会,这一聊可把酒劲的木木给惹火了。原来小建和KTV老板一起娱乐的,进门的时候小建就看到了木木,刚想打招呼,就被KTV的老板给拉住。

“哥们,你认识啊”

“认识啊,朋友,你也认识啊”

“她在我另一个场子干了1年”

小建也比较模糊,便跑到木木的包厢聊到了此事。本来就被误认为陪酒女郎,就已经很窝火了,这下倒好,被老板莫名其妙的给认了。木木气冲冲的借着酒劲,在外就开始大闹起来。

“TMD,我唱几回歌怎么了,我自己消费了,怎么就成了陪酒女郎了”酒劲越来越上头的木木,第一次无理取闹起来,酒瓶开始乱砸。

“听说你认识我,说我在你哪个场子上班的”木木指着那位老板

“你有病吧,觉得丢人就不要出来做啊,你在老子场子待了1年,现在觉得丢人了”老板将木木的手狠狠的甩开了。

“一年,你怎么不多说几年啊,老娘踏入乡土还没1年了”木木理直气壮的对着那位老板

小建在那位老板面前说“你认错了吧,她的确刚回来没几个月”

那位老板搁不住面子,直接岔开了话题:“前台报警,管你在哪做过,砸掉的一律给我陪。”

“不用报警了,她砸坏的,我来赔”顺着说话的声音是凌林。

凌林过去扶着木木:“陈总,你这说话得负责哦。她的职业确实不是什么陪酒女郎,也没有在任何场所上过班,你真的认错人了”

那位老板顺势觉得自己理亏了,便声声说着:“凌总,误会误会,抱歉”

木木已经到了酒精顶峰的状态了,一直拳打脚踢,凌林把她扶到KTV外,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把她抱起硬塞进了车里。车上的木木眼里有泪却没有声音,只是一直打颤。凌木把她送到小区,却不知道她家住在哪,只好在路边停下,开始询问:“喂,你家住几号楼”

木木迷迷糊糊的:“嗯,嗯,21”

“死丫头,害怕,还喝这么多酒”凌林只好在车上陪着木木坐着。

木木眼睛慢慢的睁开,趴在车窗上,凌林转头看她的时候,满眼泪水,却哭的没有声音。凌林那一刻有点心疼了,他没有安慰,只是随着夜晚的微风,听着《把悲伤留给自己》

“一个女人喝酒,就是陪酒女郎吗,其实陪酒女郎怎么了,她们喝伤了自己,给那些臭男人带来面子,这不就是各有所需吗?怎么就成了不要脸了”木木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职业不分贵贱,但人的想法不由你定”凌木还应付了一句,可是木木却没感觉身边有个人似的。

“有时候,觉得那些陪酒女郎挺可怜的,也讨厌的。为什么不找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呢。”还没等凌林回答,木木又自言自语起来

“也许生活所逼吧,都有故事的人,怎么能看低别人了”木木一直在自言自语着。

凌林微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木木,一个似乎什么都懂得菇凉,却又像个孩子一样无知。

“我不就喝点酒么,怎么就是陪酒女郎了。我容易吗?我每个月家里开支,房租,进货。不去应酬朋友又不多,不喝酒人家又说你装清高,喝酒又说是陪酒女郎,生意不好压力又大,生意好了人家都说外面有人养......”木木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说着说着睡着了。

夜已深,已经没有什么人,月亮的光芒温柔似水,城府之深的凌林看着木木,眼神透露着疼爱。一晃天已亮,木木揉揉脑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她看着凌林还没醒,浑身酒气连自己都觉得难闻,偷偷的下了车,跑回家了。凌林醒来没看到木木,只见木木的手表落在车上,自己也明白了,这个丫头跑了。

就这样一个难堪的相遇,在木木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虽然她已经喝断片了,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心里清楚,一定没什么好事。

隔几天的一个下班的晚上,木木刚走到楼下,便看到凌林在楼下等着自己。

“你这么知道我住21号楼”

“你自己说的,醉酒时候,给你的手表”

“对不起哦,那天给你添麻烦了”木木尴尬的接过手表

“没事,吃饭了吗?一起吃个饭,但不喝酒”

“哦,那我请你吧”木木一脸杂乱的表情

“谁请不重要,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凌林便让木木上车。

车子往的方向不是繁华的城市,而是偏远的山村,这里有一个农家乐,装饰很。方圆3公里只有一座高楼竖立在这里,旁边都是矮矮的小房。凌林带着木木上了房顶,这里既是餐厅也是观景台。当木木踏进观景台的那一刻,心里简直就是十万个“哇喔”她抬头看着星空,漫天闪烁的星星,忘乎所以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地方好美,你咋发现的”

“我偶尔会过来静一静”

“太棒了,平时抬头有星星,但没有这么美啊!对了这里吃饭是不是很贵啊”木木既兴奋有担忧似的

“是,很贵哦,反正你请客啊”凌林逗着木木

“好吧,就当还叔人情了”木木咬咬牙

“你叫我啥?叔”

“是啊,是叔叔嘛,难不成是哥哦”木木一遍看着星星,一遍回答着

“我有那么老吗”

“有啊,我小时候就叫你叔叔,难不成现在叫你哥啊”木木不过脑子的说话。

“小时候?你小时候就认识我”

木木摸摸脑袋,一脸说错话的表情,心里想着“唉呀妈呀,说多了”

原来很早之前木木家住在乡下,凌林是邻居家的亲戚,每逢过节都会去拜访。后来,搬到了城里,也就没见过凌林了。

木木见凌林一直追问着,也只好一一道来了。凌林听后“哦,你就那个丫头啊”

木木眯起眼睛,一遍吃着东西:“是啊”

“我说嘛,之前看你一直眼熟,就是想不起来,见面的时候,你咋不说呢”

“嘛说啊,又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再说你是琴男朋友,我说多了,人家以为是有企图”

“男朋友?我嘛”

“是啊,不是你,是谁”

“你是因为这,所以一直不理我的吧”凌林觉得好笑,擦擦手说

“嗯啊,朋友夫不可近么”

“你这丫头,挺义气的嘛,但你也错了,我不是谁男朋友,和琴只是普通朋友”

......

“来喝点汤,暖暖胃,比酒好”凌林将盛好的汤递给木木

“我也不想喝酒,但生活似乎定了型”木木接过凌林盛好的汤

吃完饭,凌林陪着木木聊了很多,也聊到了自己离婚后的生活。谈吐之间木木觉得这位叔叔,其实也蛮靠谱的。经过这次的深聊,后来的两颗心也就越靠越近了,他们有很多相似点,唯一不相似的就是年龄,毕竟凌林比木木大了13岁。

凌林带着木木出去吃饭,每当有人调楷木木的时候,都会被凌林毫不客气的挡回去了。

“丫头,少喝酒,没什么过不去的事儿,有事不还有我了吗”凌林总喜欢嘱咐着木木。

一来二去凌林成了木木需要依靠的人,木木似乎成了凌林心里需要保护的人,可是两人始终没有超乎恋爱的关系。

如平常一样,木木去进货,可是这一次很是倒霉,钱包被偷了。报警一系列的操作,让她延误了最后一班车。她发了一个朋友圈,厌恶着小偷的行为。看着夜晚的天空,一片漆黑,似乎天上的星星都被城市的霓虹灯给掩盖了。蹲在车站,靠着冷冰冰的椅子,突然电话响起,是凌林。

“你在哪”

看到凌林的电话,木木突然泪流满面

“我没事,现在在车站等明天早班车”

“别乱走,外面不安全”

挂了电话,木木还是有点温暖的。毕竟在自己难的时候,还有人关心自己。面对空荡荡的车站,不敢睡,实在困的时候就掐自己几下,怕睡了有噩梦。木木在害怕中,还是慢慢的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木木感觉有人在身边,一下子吓醒了。睁开眼那一瞬间,她哭了,凌林出现在她的面前。木木一下子抱住了凌林。

“傻丫头,没事了”

凌林牵着木木的手来到一家酒店,凌林开了两间房,送木木进入房间的时候嘱咐着

“丫头,门关好,赶紧洗洗好好睡,咱明天不赶车”

木木挂着眼泪,点了点头。

正当凌林准备睡觉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打开是木木。木木穿着浴袍,什么也没说,投入凌林的怀里。两个人第一次吃了禁果,翻云覆雨,就在此刻他们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两颗心紧紧相依。

两个人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第二天木木醒来的时候,凌林已经叫好了早餐。后来的几天,凌林带着木木逛了很多地方,给木木买了很多东西。虽然凌林对木木疼爱有加,但木木总感觉凌林有事瞒着她,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吧。

回来后的凌林依然对木木疼爱有加,而今的木木不仅仅是依靠着凌林,更是爱着这个比她大13岁的男人。她一直觉得这是缘分,所以她很珍惜。然而一切因为一个女人的电话,给打破了。

“是木木吗?”

“是,您是?”

“我是凌林的前妻,我想和你谈谈,方便吗”

心里一阵凉风吹过,似乎自己做错了事,木木提着嗓子:“方便,您说”

“我希望你离开凌林,两家老人希望我们复婚,而且我们有共同的孩子,我知道你们在交往,但你们不适合”

木木觉得,一切就像电视剧一样。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我们相爱啊”木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我们曾经也因为爱在一起,一起经历过了太多,酸甜苦辣柴米油盐,只是中途我们迷失了。而现在的你对他来说,也只是新鲜的物件,而且你也不是他第一件新鲜物件......”凌林的前妻说了很多很多

“我知道了,我会慎重考虑的”木木急急的挂了电话,她无法应答。

那一段时间木木是煎熬的,她什么都懂。但她不愿意让凌林做选择,她怕他的选择是复婚,也怕选择的是自己。她的一切反应,让凌林有所察觉。木木没有告诉凌林,他的前妻找过她。只是草草的说,生意的困扰。

后来,凌林的前妻一直找着木木,她一直挑衅着。一开始说的头头是道,后脆说木木是小三,什么难听,说什么。

木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她带着凌林来到他们第一次看星星的地方。

“你看,星星好美,比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还美”木木靠在凌林的怀里。

“嗯,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凌林看着木木稚嫩的脸庞

“没事,就是想和你一起来看看星星”

“丫头,你为什么一直不催着我娶你”

“那你会娶我吗”

“我......”凌林无法回答

“逗你了”木木打破了尴尬

木木心里有数,凌林舍不得的是孩子。她不想劝说,更不想让凌林为难。那一天木木把自己再一次交给了凌林......

第二天,凌林如初醒来,却不见木木。心里开始慌张,给木木打电话,确是关机。凌林第一次有这种失去的感觉,尽管他离婚后确实有过几个女朋友,却也只是逢场作戏。

凌林开始找木木,可是木木却失踪了一样,再也找不到。木木走了,她带着自己的爱情走了。木木最后给凌林发过一遍长文:“凌林,我相信我们是有缘分的,你看,我叫木木,你叫林。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不想你再自我为难。我不怪你,我们都没有错,只是我们相见恨晚了些......”

木木讲完她的故事,眼泪在打转,她转着手中的咖啡:“后来,他没有复婚,但为了孩子,和前妻将就着组成了家庭”

“那你们后来见过吗,或是发过信息吗?”

“你为什么当初那么甘心的离开”

“可能是因为自己怕输吧。也因为凌林母亲找我谈过,凌林执意不复婚的事,老人很是生气。总不能让老人家带着气过着夕阳红吧”

“那他知道,你给他生了孩子吗?”

“不知道”

“你没打算告诉他?”

“暂时没有,不想再有什么流言蜚语和无法左右的选择”

“你打算告诉孩子,他的父亲是谁吗?”

“暂时没有,等等吧”

“后悔,爱上他吗”

“不后悔,我们只不过是相见恨晚了些”

这是一场平平常常的故事,可能夹杂着土掉牙的词句,但却是一个女人用青春垫付老天酬劳的平民城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木木

王宝强,1984年5月29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中国内地男演员。6岁时开始练习武术,8岁-14岁在河南嵩山少林寺做俗家弟子,16岁时,王宝强被导演李扬挑中,主演独立电影《盲井》,这部电影让他一夜之间从武行变成金马奖最佳新人。2004年,因参演冯小刚执导的剧情片《天下无贼》而获得关注。2008年,凭借《士兵突击》中许三多一角获得第24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具人气男演员奖以及观众喜爱的电视剧男演员奖;同年,因出演《我的兄弟叫顺溜》中顺溜一角而受到广泛关注。2010年,出演战争剧《为了新中国前进》。2014年,王宝强加盟综艺节目《奔跑吧兄弟》并主演电影版,12月31日,主演电影《唐人街探案》在全国公映。2016年,执导了个人电影处女作《大闹天竺》。2016年8月14日,王宝强在微博发文宣布与马蓉离婚。2018年2月11日,王宝强诉马蓉离婚案,一审判决驳回了马蓉的诉讼请求。6月22日,马蓉上诉王宝强离婚、名誉权两案二审维持原判。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美国老夫妇手拉着手,然后取下了他们的呼吸机,前后去世相差6分钟

美国老夫妇手拉着手,然后取下了他们的呼吸机,前后去世相差6分钟

3月31日,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资深经纪人巴迪·贝克(Bud

儿子三天不吃就会馋,不加一滴水越焖越香,出锅香到流口水,停不下筷子

儿子三天不吃就会馋,不加一滴水越焖越香,出锅香到流口水,停不下筷子

这菜三天不吃就会馋,不加一滴水直接焖,香到舔盘子,停不下筷子

的黑蜂椴树蜜,由东北黑蜂采集,结晶后入口即化

的黑蜂椴树蜜,由东北黑蜂采集,结晶后入口即化

黑蜂椴树蜜是东北特有的一种蜂蜜,由东北黑蜂采集,营养价值卓越

成立了南加抗疫公益群,真被这逻辑傻哭了——拼命在家宅两周,能敌得过超市裸奔一小时

成立了南加抗疫公益群,真被这逻辑傻哭了——拼命在家宅两周,能敌得过超市裸奔一小时

我在南加州陪儿子土豆读六年级。昨天,看到美国的新冠确诊人数已

怕其它国家知晓后笑话美国,将给乌克兰拨款120万美元,援助基辅当局抗击新型病毒

怕其它国家知晓后笑话美国,将给乌克兰拨款120万美元,援助基辅当局抗击新型病毒

虽然乌克兰的新型病毒确诊人数不算多,但对于一个经济处于困境、

降半旗,重庆深切悼念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今天有11万多人前往现场祭扫

降半旗,重庆深切悼念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今天有11万多人前往现场祭扫

志哀 重庆深切悼念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4月4日10时,重

益菌多和草莓相遇,来了,最后1天,5折开喝

益菌多和草莓相遇,来了,最后1天,5折开喝

潮人说:文末有赠饮!一年一度的草莓季不可辜负!书亦烧仙草上新

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1丨巴菲特短线割肉航空股引热议,但斌怀疑,不是巴菲特本人的决策,自然杂志,且比SARS病毒高出1000倍

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1丨巴菲特短线割肉航空股引热议,但斌怀疑,不是巴菲特本人的决策,自然杂志,且比SARS病毒高出1000倍

1丨巴菲特短线割肉航空股引热议,但斌怀疑:非巴老本人操作周五

武汉沿江大道,市民点亮蜡烛

武汉沿江大道,市民点亮蜡烛

夜晚,汉口江滩一元路广场旁,市民点亮蜡烛,留下寄语。新京报讯

关于英雄王伟的英雄事迹,这背后其实是王伟对妻子爱得深沉,他希望只把痛苦留给自己

关于英雄王伟的英雄事迹,这背后其实是王伟对妻子爱得深沉,他希望只把痛苦留给自己

19年前的4月1日,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天。这一天的上午,海军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