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

日期:2019-06-14 17:30: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52

家父:哈斯出鲁,1923年正月十六出生于奈曼旗达钦塔拉苏木,红格尔塔拉。红顶太吉后裔。八岁当(蒙古人有个风俗,家有爱子,送入庙宇学习诵经)两年后入学读书。17岁被旗选拔东渡学习三年。回来后被选派至乌兰浩特公安掌管军容军纪员,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宪兵

以上就是父亲简要履历表的内容。其中的最后一项内容,让父亲的整个人生举步维艰,且几乎要了他的命。在之后的日子里,只要风吹草动,父亲都是绕不过去的被对象,挥之不去,有如梦魇。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1)

父亲对生活的态度

1946年内蒙古解放,草原上的天空似乎都更辽阔了。父亲母亲被分配在旗属教学点当了教师。父亲担任了校长,母亲是教员。当时国家很穷,发放少量薪水之外只发实物。在那种艰苦条件下,父亲母亲把有限的金钱拿出来资助那些家里拿不出钱读书的穷孩子们,帮助他她们渡过难关。周末,还把住校生带到家来为他们改善伙食。我的二姑夫就是曾经是我父母亲的学生,后来因为他的为人和学习勤奋,父母还把二姑许配给他。有意思的是,小姑夫也是当年从农牧区被招进来的养路工区的合同工,家父在门工作期间观察到他人很厚道,寡言少语,身体健壮,干活卖力等诸多亮点后委托他人做了媒,成全了小姑的婚姻。两个姑姑的婚姻生活是美满的,幸福的。以上图片是父亲离休后去北戴河健康疗养期间的珍贵照片。可惜年轻时期的照片在文革期间被抄家而丢失无法找回当年父亲的风采了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2)

父亲在家里话不多,他的最大爱好就是读书。每天的报刊一定要看,那怕身体不适也要正常进行。国内外名人传记他一定要看。马,恩、列、选集他都认真读过。他读书不是敷衍了事,而是记录重点还与我们它的精髓所在。传,红楼梦他都看过。父亲的基础语是蒙古文,工作后通过自学汉语文,甚至把古汉语学的也很棒了。他没学过汉语拼音,查找字典用复杂的偏旁找字。

我们家的家庭气氛是和谐的,民主的,遇到事情从不大呼小叫,相互埋怨和唠叨。一到晚上没有其它娱乐时爸爸和姐姐每人捧一本书,开始给大家读。姐姐读书很快,遇到生字就用这个,这个…忽略掉。有的时候父亲给我们读的精彩段落了。父亲与姐不同的是,非把生僻字找字典译出来才肯罢休。那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耐心等他细心研究呢?但又不敢跟他叫板,就这样读读停停声音中进入梦乡。

父亲写字很有他的特点。伯数字的8,他用上头一个小⭕紧挨着下面一个大一点的⭕组合。日记本的封面和买来新书封面上,用汉语写好名字的右下方再用蒙古文签上大名算完成。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3)

从小到大父亲从不打我们骂我们。比较而言,母亲对我们稍稍严厉一点。平时我们想用点钱都会伸手跟父亲去要,跟其他家长不同的是他从来不问钱的用途究竟要干啥,只要身上有钱,就会给我们拿出来。我们在家或外头受点委屈都会叫爸爸来安慰似乎更舒服一些。

父亲有一米七八的个头,头发浓密,高高的鼻梁,五官端正,立体感强,喉结突的高高的。父亲的手指修长,皮肤细腻,是个握笔杆子的手。就是干重体力活时也不曾很粗糙过,颇有名士作派。父亲对于生活追求完美,三七分的头从不凌乱。衣裤笔挺,毛巾、刮脸刀、牙具一直整洁,在那个年代里做到这些很不容易。父亲喜欢穿四个兜的中山装,左上兜总别着一到两个精致的钢笔很好看。

父亲有喝酒抽烟习惯。但他从来没酩酊大醉过,只是晚上喝多了,睡上一觉就没事了。父亲不喜欢吃稀饭,面条之类的软烂食物。说这一辈子遇上三次大饥饿,促成他不爱吃流食。头一次是在的三年中很少吃饱饭,那时正处在发育长身体的年纪,吃不饱饭的滋味是很难受的。第二次是三年自然灾害饿晕过好几次。第三次是文革期间,被罚不给吃饱饭,是太正常的事情。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4)

孩子眼中的父亲

我十岁以前的家庭生活虽说物质匮乏了点,生活艰难些,但我觉得是幸福的,无忧无虑的。不知道啥叫整风运动,运动和阶级成分论。记忆里五周岁不到的我下面就有了两个妹妹,身下妹妹小我三岁,小的那个还在襁褓里。感觉幸福,就是吃饱了出去玩,玩累了睡觉。爸爸爱喝酒,母亲为了锻炼我们的社交能力把零钱算好,让我们带上,每次可以打二两散白酒。姐姐和我争着去,多数时我会占上风,可以独自完成买酒的任务,回来有成就感不说还能得到大人们的夸奖我认为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每当我捧着酒壶走到家门前那个拐弯,姐姐都会在那里等我。也许是父母亲不放心而让姐迎我吧。成功在即,我哪会白白让姐姐我的成绩啊?我不肯,让她走开,要不我改道而行了。想想那时,我还是孩子气啊。

记忆里,小时候家里人多。父母亲,四个女儿,爷爷,奶奶,还有比我小两岁的表妹。我处在不大不小的位置,大人没有精力管我,成了整天在外玩儿的三不管的野孩子。有一天,大人们出去了,我一人在家里玩儿,看到父亲回来,我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蹲在墙角旮旯处,父亲里外屋看了遍,自言自语着~咦,人都那儿去了!我小声应答…爸爸我在这儿呢!父亲迅急抱起了我,亲了又亲,不停的说,乖乖你咋就一人在家?抱着我就出门找人了。这件小事,在父亲嘴里说过很多次,怜惜我当时多么的可怜。

中突合并(之前中旗和突泉县各自为政)四个字是从大人口里听说的。合并后,一家人搬离我们的出生地,要搬入新的地方了。搬家的车是搭棚的敞篷车。自然路的大颠簸,一大家子人在搭建棚里面坐着,只有父亲一人守护一家人的平安和看管东西的失落而坐在了车的尾端了,等到下车时父亲一身的灰土,几乎认不出来了。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5)

搬到突泉后,即使是懵懵懂懂的我,也发现菜里面的肉少了,紧接着就是喝粥,稀饭里面参入大白菜米糠等物了。后来才知道我们面临的是三年自然灾年。

那时候父亲的工作繁忙,常年公出很少回家。有一天大清早还只有六岁的我光着身子在外面方便,猛然发现爸爸拎着旅行包回来了。高兴的我一跃跨入父亲的怀抱…父亲赶夜车给我们送肉来了!是瘦死的马和驴的肉。当时人都吃不饱饭,哪还有瘦弱牲畜的粮食可喂呢?我们不敢吃,父亲一挥手:瘦马不瘦肠,瘦驴不瘦头,吃吧,没事!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6)

在北方多数家庭里都由男人们说了算。但我家里母亲说了算。父亲从不否认自己的从属地位。来人,借钱还是什么要紧事,父亲都会解释说:找我们女当家的吧!我不管的。那个时代家中男人都要吃小灶。我的父亲从来不!把好吃的都留给老人孩子们吃。他喝酒很慢,等到正式吃饭时菜都吃光了,他只好就着咸菜下饭从来没怨言。

父亲是交通局会计,管辖内的修路算土石方,沥青的用量,水泥的拥入的预算很复杂,又麻烦。但他从来不急不躁,一项一项算好。有些东西他竟然不用算盘,心算能力很惊人。姐姐的心算能力多少有些继承了父亲的遗传。

在单位,父亲工作上干的很好,但父亲的历史问题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啊。没有运动时,只要有下乡之类的艰苦任务肯定是父亲的。父亲说过因为采购物资东三省他全跑遍了,但,工资几乎进不了家门。有时候公出回来发现工资少了就去问,出纳常不屑地说,谁谁结婚了,大家都随礼了—就这么简单!父亲一块糖都没见到,但谁也不会领父亲的情。父亲戏言,他这辈子攒不下钱的,可能老天爷早给算计好了,钱是大家花的。

父亲是爱生活的,公出回来一家子大小人的衣服一样不落过的买回来。我十三岁本命年的花被面,是紫红底子上配了一元硬币大小的一朵朵水粉色花儿到任何时候都不过时。每到年底,父亲一定带回糖果,香甜的气息和满屋子贴的年画,是艰难时日里最温暖的记忆。

父亲对于亲友从来不吝啬,他珍藏着一块名表,非常宝贵,可在他乡见了堂弟,竟然把名表赠予了弟弟。他还有自己的理论说给人听:宁肯交个败家子,也决不交个窝囊废。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7)

运动中的父亲

文革初期,父亲属于靠边站”那种类型的,全国都在响应的备战备荒为人民,广集粮不成霸的等指示精神,政府部门号召开挖北山洞了。父亲首当其冲被叫了去。同时被叫去的都不是历史有问题的就是一批”们了。父亲当时右眼闹青光眼,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恐怕砸在把嵌子人的手。

父亲很乐观。每天的劳动强度很大,但他回到家里总是乐乐呵呵呵的,告诉我们,他的锤打技术很有长进,比起原来能多打几百下了,竟没有以前的累了。谁谁谁还停顿在原来的水平上,让人瞧不起。父亲的身体消耗很大,母亲尽全力让他吃好喝好~玉米面大饼子,外加点小菜,一两酒,一杯酽茶,父亲一同快速吃下去,还不忘戏言,对付三合一他有自己独道的秘笈。

那时候我只十三四岁,印象里满大街都写着,每天天一亮就去看又有谁谁被揪斗了。父亲又被原单位送到下属养路工区,赶牛车拉土方去了。拉土方的活很累。还被人。干活地很远,我去两次看望过父亲,一次是坐了过路车。第二次是跟姐一台自行车抡番骑着去的。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8)

当然,父亲并不仅仅被劳动改造的,偶尔还被原单位带过去,剃上阴阳头,脖子上挂牌子,自己敲锣打鼓招集群众看他被批斗。那种时候我总是躲着,不敢出来看父亲的样子。有一次被单位叫来准备批斗了。母亲给他做的几样菜,让他吃好喝好,好在被批斗时身体承受力强些。我不记得父亲啥时候被叫去,又啥时候送回家的。只知道他们打了父亲,害着病的一只眼差点失明。那是父亲最委屈,最伤感的一次。抱着几岁的大弟恸哭。第二天父亲揉着伤处苦笑了一下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以后四个女儿出嫁要成分好的家庭,哪怕是个穷光蛋,却不会受自己牵连。日后不会受一切事情牵连。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9)

母亲让父亲出走了

父亲后,在一段时间里,似乎风平浪静。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发现父亲不见了,母亲不跟我们提起他!又过了段时间,单位人到家来找人了,母亲找理由应付。单位表态停止发放父亲的工资,还告戒母亲,把人交出来。

那天夜里,堂哥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跑到家来,说藏在我小舅家的父亲被带走了。一大家子人听到这一,惊愕无语。

下午有人传来了,我们可以探视父亲了,可以送行李和洗漱用品了。母亲默默地打包行李,装饭菜;我跟随母亲去见父亲。在一幢土房门前,在表情严肃的看守监视下,我们见了父亲。父亲精神状态还可以,向我们微笑着,我上前握住了父亲的手,忍不住低声哭泣…父亲劝我不要哭,又像有些讨好看守似的说:爸不是很好吗,他们一直对我很好,放心。

后来听父母说起过出走的原因,也算不复杂。当时运动形势很激进,有的地方打死了人,母亲怕父亲被打死,劝他离开。父亲带了点钱,食物走四十多里地的夜路到矿山表哥家躲了一段时间,后来又不知道怎么到大伯和舅舅们家的了。那段时间,父亲靠小舅家的一个小半导体收音机了解形势。父亲被抓那天,人们先让一个老太太进屋,打探父亲是哪里来的?在这里做什么?得到可靠后,来的两个人把父亲控制了,当天下午步行走到公社招待所,第二天上了班车送回了原籍。听父亲讲,在走路途中两人一前一后,父亲在中间位置,三人距离不是很近,父亲被抓后坦然的很,发现兜中有个学习时削铅笔刀,赶紧扔掉了,怕搜身惹麻烦。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10)

父亲的胸怀

父亲后来被关在中学院里的一小房子中,小房子本来有窗户,但派用报纸挡住了,让屋内阴森阴暗。段虽说没有24小时的看守,父亲却不能离开小屋半步。每天没完没了的写检讨是父亲必须做的事情。送饭的任务多数我负责了。一次姐姐送饭回来掉头就爬在炕上恸哭不止,谁问都不答一句。大弟不懂什么事情,嚷着送饭,但,就那么一次,再也不敢送了。

一日我送饭,门虚掩着,叫了父亲,不应答。当我拉开门时,父亲面向着墙壁,上身有四十五度向下弯曲着,我问父亲,这是在干啥?他看我进来了,转为常态:他们走了吗?我说,一个没有啊,他才坐下来吃饭。

后来父亲跟大屋的一大帮黑帮们”圈在了一起。学校除了派,已经不上课了,教室成了黑帮们”的关押地。紧挨南北一面墙搭起了板坯子的炕”没人管的时候黑帮们”盘腿坐着聊起了家常也是常有的事情。我送饭的时候也愉快了很多。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11)

再后来父亲被送入群专了。我们再就很难见到父亲了。但,每个月粮票钱物是少不了的。母亲经常做梦父亲没衣服穿了,把老羊皮袄反面穿着,里头的虱子可以用扫把。这时我们只有父亲在排队劳动时节远远的看上一眼。回来告诉母亲,爸很好。

记不清父亲在群专停留多久了,这时候是文革中晚期了,关押这么多人,问题还是停留在原地儿,没有一个说法。国家政策什么时候松动的,我们不知道,只记得那个秋天我们在外贸大院里挑拣杏核,以贴补家用。令我们想不到的是,父亲竟出现在我们操作桌旁,还穿着深蓝色的一套尼子中山套服。那身衣服,他好多年都不曾穿了啊!

饭桌上父亲跟母亲说,这次回来,可能不会再进去了,事情没有最后结论,算是群众的之下照常工作吧。家里出现了久违了的热闹气氛。父亲带回来的行李还算干净。从来不曾会干家务的他在号子里听说快让回家了,把每天分发的半脸盆水中留下一半,多天后把脏被子洗了,被子的经纬线中一点一点拨开了线头,用曲别针做了个针把棉被做了。他实在不想让家人看见他狼狈的样子。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12)

不一般的父亲

父亲说,一场运动让人死过,又活过,也有可能让人变鬼…为了一口吃的,你可以不顾廉耻去抢去偷。父亲曾夜里摸索到厨房偷拿玉米面饼子让看守痛打。过年时,被关押的人有两样待遇,出身不好的站一排领忆苦思甜的粗粮,出身好的吃细粮。

父亲始终是向上的。在劳改期间,他学会了蔬菜的种植,果树的嫁接,后来门前的小菜园在父亲的精心下,有很好的收成。父亲还跟能工巧匠们学了很多小手工制品也拿回了家,这些父亲以前是不会做的。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13)

回来后,父亲担任了大仓库的保管员。每天穿着工作服忙忙碌碌的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有次小弟淘气拿了双手套,炉勾子,父亲严厉地让他改天归还回去。父亲的助手是临时招来的乡下人,他会带来家里喝酒吃饭,交代他们—认真干活不吃亏。

文革结束后,政策给了父亲彻彻底底的大解放,大公正。以前的历史问题是社会遗留下来历史,父亲本身没有!父亲最后是按离休待遇退休的。

国家补发了父亲被截留的工资,还出钱建了三间大瓦房。而这时我已经离开家乡异地工作,父亲写信把这些喜讯告诉我,表达多年以来,我们做他的子女受牵连,他很欠疚。让我们抛开以前的不愉快,甩开膀子为国家多干事情…

父亲是个豁达开明的人,运动期间,人不如鬼,很多人做了对不起父亲的事。父亲被解放后都原谅了他们,还时常相聚,玩上几把纸牌。

你容细沙入怀,却奉献珍珠光彩——怀念我的父亲(图14)

感念父亲

父亲进入晚年后,不像年轻时候温和,一句文革时的话都不愿听。穿着也有点邋遢了,但书还是不离手。他不看电视剧,只看新闻节目。有时候看到激动处,他会泪流满面。当然,一贯顺从母亲的他,也会为琐事和母亲争吵了。我想,多年压抑的心灵,总应该有那么点点出口吧。在历史大潮流我随波逐流,唯独没有自己,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在母亲离开六年后,父亲随母亲而去了。相爱一辈子的他们终于在天堂里见面了。当离家千里之外的我听说父亲已经走了的噩耗后真的不敢相信还没到80岁的他不该这么早就离开我们啊~

父亲走了,身后的事情没有半点交代,他是个唯物主义者,知道人死了不会出现轮回…我很多性格像极了我的父亲。不喜欢吃流食,从来不看电视剧,只看新闻。我爱读书,因为父亲爱读书。

网友评论
仍在说永久
不散才怪呢,在当今社会里往往是这样
2019-06-21 07:59 28
相关阅读
春天的思念——怀念父亲(暴新义清明随笔于银川)

春天的思念——怀念父亲(暴新义清明随笔于银川)

每当清明时节,我总能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已故多年的老父亲。小时候

玉米不仅可以煮成玉米棒子,还可以做成粥,煎饼和米饭,香喷喷

玉米不仅可以煮成玉米棒子,还可以做成粥,煎饼和米饭,香喷喷

鸡蛋玉米羹用料:罐头玉米160克,罐头蘑菇40克,鲜豌豆粒2

夏天就要酸酸甜甜的——营养水果羹

夏天就要酸酸甜甜的——营养水果羹

家里的放久了又不新鲜了 想了个法子吃水果羹 不太喜欢吃太甜了

夏天多吃苦瓜炒鸡蛋除烦降火,多加这一步,苦瓜不苦更美味

夏天多吃苦瓜炒鸡蛋除烦降火,多加这一步,苦瓜不苦更美味

夏天天气比较热,所以这时候人们没有什么食欲,而且排汗量又非常

川普再度提出“引渡”, 加拿大一口回绝: 司法独立性被破坏!

川普再度提出“引渡”, 加拿大一口回绝: 司法独立性被破坏!

川普再度提出“引渡”加拿大一口回绝:司法独立性被!进入新世纪

上海闵行区最后一次发布“最受小偷欢迎住宅榜”,原因是……

上海闵行区最后一次发布“最受小偷欢迎住宅榜”,原因是……

2019年6月23日,以“平安闵行 照亮灰暗”为主题的闵行区

《天下为己任》,关于武极天下林铭的介绍

《天下为己任》,关于武极天下林铭的介绍

天 下 为 己 任在中心之国,中央之国,神州大地上有一批极其

网友讨伐虐童保姆 台中爆发激烈警民冲突

网友讨伐虐童保姆 台中爆发激烈警民冲突

台中市一名1岁多女童日前传出遭保姆,有网友号召到保姆家讨公道

非洲16岁少年当部落酋长, 继承父亲70多个老婆, 结果哭都来不及!

非洲16岁少年当部落酋长, 继承父亲70多个老婆, 结果哭都来不及!

你知道在原始部落当上酋长有多风光吗?作为一个部落的统治者酋长

深圳公安称“钱爸爸”涉嫌集资诈骗 累计冻结2.13亿

深圳公安称“钱爸爸”涉嫌集资诈骗 累计冻结2.13亿

雷帝网 乐天 6月24日报道深圳经侦发布案情通报称,深圳市福